前言
读者会问:“在这本关于管理挑战的著作中,哪里提到了竞争战略、领导力、创造力、团队协作和技术?哪里论述了‘今天’的热点问题?”由于这些都是今天面临的问题,因此我未在本书中提到它们。本书只涉及明天的“热点”问题,即关键性的、决定性的、生死攸关的和明天肯定会成为主要挑战的问题。.

肯定吗?当然肯定。因为本书提出的不是预言,不是关于未来的臆测。在每一个发达国家和大多数新兴国家(如韩国或土耳其),本书讨论的挑战和问题都曾经与我们擦肩而过。人们已经可以确定它们的存在、对它们进行讨论和分析以及对症下药。在某些地方,某些人可能已经在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但是迄今为止,能做到这一点的组织和管理人员却屈指可数。只有那些现在就开始重视这些挑战,同时不仅自己做好准备,而且帮助组织做好应对挑战的准备的人,才能引领潮流,才能主宰自己的未来。持观望态度的组织很可能被远远地甩在后面,从此一蹶不振。

本书吹响了行动的号角。

这些挑战不是今天才出现的。它们各不相同。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与今天普遍接受的和认为成功的事情格格不入,并且截然不同。我们生活在一个意义深远的转型期,在这个时期发生的变革,甚至比19世纪中叶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变化或大萧条时期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引发的结构性调整更为彻底。许多读者可能因为读了这本书而感到失望和不知所措,我在写作时也有同感。这是因为在许多情况下(如面对发达国家越来越低的人口出生率带来的挑战,或最后一章“自我管理”所讨论的个人和提供就业机会的组织需要面对的挑战等),当我们面对新的现实及其要求时,20世纪行之有效的政策不再灵验,组织和个人的观念需要更新。..

这是一本关于管理的书,其中关于企业挑战的内容有意只字不提,包括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欧元是否会取代美元成为世界的主要货币,或什么会成为继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等19世纪最成功的经济创新之后的第三大经济创新,等等。本书故意没有提及经济学内容,即使我们不得不根据管理内容和管理方式发生的基本变化(如知识成为经济的重要资源),当研究全新的经济理论和同样全新的经济政策。我也没有在书中讨论政治,如俄罗斯是否会重新成为政治、军事和经济强国等关键性问题。这本书只讨论管理问题。

我这么做自有道理。本书所讨论的问题,如新的社会、人口和经济现实,是政府无法顺利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会对政治产生深远的影响;但它们都不是政治问题。它们不是自由市场经济可以从容应对的问题,它们也不是经济理论或经济政策可以处理的问题,只有管理层和知识工作者、专业人员或管理人员自己才能处理和解决这些问题。所有发达国家和所有新兴国家的国内政治活动家们,一定会就这些问题展开广泛的争论。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还得靠独立的组织、组织的管理层以及每一个知识工作者(特别是每一个管理人员)。

当然,在这些组织中,许多都是企业。在这些挑战影响到的知识工作者中,许多都是企业或为企业工作的雇员。然而,本书论述的是管理问题,而不是企业管理问题。其中提及的挑战对当今社会的所有组织都会有影响。事实上,许多非营利性机构(如大学、医院或政府部门)比企业更僵化,更缺少灵活性,而且过时的概念、假设和政策在它们内部更加根深蒂固,且其中许多机构(如大学)仍旧坚持陈腐(19世纪)的思想。

如何使用这本书?我建议一次看完一个章节。每一章的篇幅都很长。读完之后,首先问:“这些问题、这些挑战对于我们的组织,对于作为知识工作者、专业人员或管理人员的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在仔细思考后,再问:“我们的组织和作为知识工作者和/或管理人员的我要采取什么行动,才能将本章讨论的挑战转变为组织和我的机会呢?”

然后,开始付诸行动吧!...

彼得·德鲁克

1999年元旦

于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