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曾经对新经济深信不疑。1929年我还在欧洲一家公司的总部当实习生,该公司是在华尔街上市的一家大公司。我的老板是该公司的欧洲经济学家,他坚信华尔街的牛市会永远持续下去。他还写了一本绝妙好书,书名叫《投资》,希望藉此证明,买美国普通股将是万无一失的快速致富法宝。那时我还不到20岁,是公司最年轻的实习生,被上司指派当他的研究助理兼做他那本书的校对以及索引编纂工作。书在纽约股市崩溃前两天出版,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几天后,我的工作也惨遭同样的命运。.

因此70年后,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新经济和股市热潮永无止息的说法铺天盖地,对此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当然,90年代用的词和20年代不同。当时我们谈论的是“永久繁荣”,不是“新经济”,但是,不同的只是用词而已,其他一切,诸如论点、逻辑、预言、修辞等,几乎都是相同的。

在大家畅谈新经济时,我开始察觉社会正在变化,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化越来越多。不但发达国家出现了根本改变,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变化甚至更为剧烈。信息革命只是其中一个因素,甚至可能还不是最强有力的因素。人口因素与信息革命至少同样重要,尤其是发达国家和新兴发展中国家出生率的稳定下降,造成年轻人口数量、比例和家庭组合速度更快速地萎缩。相比之下,信息革命只是一个多世纪发展趋势的巅峰之作,而年轻人口萎缩却是一个空前彻底逆转的形势。另一个彻底逆转的现象,就是曾经带来财富与就业机会的制造业,正在不断地衰微。在发达国家中,制造业已退居经济的边缘,而矛盾的是,制造业在政治上却变得越来越有影响力。除此之外,劳动力的裂变也是空前的。

这些变化,加之信息革命对社会带来的冲击,就是本书的主题。这些变化已经出现,下一个社会已经到来,这是不可逆转的。

本书有若干章节涉及了传统的“管理”问题,有些章节则没有,但没有任何一章是在探讨所谓的“万灵丹”。本书不像20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版的众多的管理畅销书那样,有号称百发百中的工具和技巧。可是这本书的确是为管理者写的,也的确是跟管理有关的,因为本书所有章节强调的论点就是,在未来的10~15年,甚至可能在更长的时间内,管理者的主要工作将是应对这些造就下一个社会的重大变化。这些变化将成为每一个组织生存的重大威胁和机会,不论这个组织是大是小,是企业还是非营利组织,是南北美、欧洲、亚洲还是澳洲的组织,都是如此。本书的每一章节都在强调,社会变化对于组织和管理者的成败而言,可能比经济事件还要重要。..

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半个世纪过去了,自由世界里的企业和管理者,一直把社会视为理所当然。在他们眼里,经济和科技上会有快速和重大的变化,但社会则是既定的。当然,经济和科技一定会继续变化,本书结论的部分,也就是第四部分中,谈到下一个社会中的一些主要新科技还没有出现,而且,其中大部分的新科技恐怕与信息毫不相干,或者关系疏远(见第15章中“未来之路”一节)。如果管理者希望利用这些变化,并将之转变成企业的机会,就必须了解下一个社会的实际情况,并立足于这些情况为组织制定政策与战略,不论这个组织是大是小,是企业还是非营利组织,都是如此。

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帮助管理者完成上述任务,帮助他们在下一个社会中成功地进行管理。

本书所有章节都是在2001年9月美国遭受恐怖主义袭击之前写成的。除了第8章和第15章以外,所有的章节都在2001年9月之前刊载过(每一章最后会注明刊登的年份),作者并未更新文章的内容,除了一小部分略微删节,并更正拼写错误之外(也有少数几章把文章的题目恢复成原来的题目),每一章都保留了原貌。说得更具体一点,这就表示1999年首次刊出的文章所说的“三年前”,指的就是1996年,至于“三年后”,则指2002年。这样也能让读者判断,作者的预期或预测是否实现了,还是被后来的事实所否定。

2001年9月的恐怖主义袭击,使本书变得与管理者更为贴近,而且时机更加适宜。恐怖分子以及美国对恐怖分子的反应已经深刻改变了世界的政治。在未来很多年里,我们显然要面对世界的混乱,尤其是中东局势的混乱。在这个不得不面临动荡局势和快速变化的时期,你不可能仅靠聪明就成功管理。管理一个机构,不管是企业、大学还是医院,都必须以可预测的基本趋势作为基础,这些趋势不会受到报纸头条的影响,它会一直持续下去,而我们必须将这些趋势当成机会来运用。这些基本趋势就是下一个社会的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一些完全没有过的新特征:尤其是全球年轻人口的萎缩,以及新劳动力的出现;曾经带来财富和就业机会的制造业持续衰退;企业及高级管理层的形式、结构与功能的改变,等等。在这个充斥着不确定和意外的年代里,即使根据这些基本趋势来制定策略与政策,都不能代表必然的成功,但是,不这么做,就注定要失败。

彼得·德鲁克

2002年复活节于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