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一位小资手头有点儿闲钱,存在银行里,利息收入太低,他想买点

儿基金与股票,这样可以多赚一些钱。但是,从银行取出钱来买基金和

股票,也很有可能赔钱。

钱,是存银行还是买基金和股票?这位小资心里一直在掂量。

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他才下定决心买基金和股票,并投入大量的

时间从电脑上看行情。

外人看来,这个抉择很容易,但对小资本人来讲,却是个并不简单

的抉择。最后的抉择是自我交易的结果。

一个人想做什么事儿,首先得说服自己。这个说服过程,就是自我

交易的过程。假定基金和股票的行情不太好,小资想把它们卖出去换回

现金,他就得与别人做交易。可见,自我交易与互相交易是存在间接关

系的。

人与人之间的交易很容易理解,因为不仅买卖基金和股票如此,就

连去商场、坐公交、打出租、买青菜,乃至交电费、订报纸,无一不

是。理解自我交易就相对困难一些,然而自我交易又是所有交易的

起点。

国家鼓励人们之间的交易,人也要与国家做交易。人与国家之间的

交易,充分体现了国家作为文化共同体,为生活在其中的人提供利益的

特点。中国古代的贤哲们对这一点非常清楚,比如《周易》的《系辞

传下》有云:“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

其所。”汉语里的“交易”一词,就出自这句话。其中“市”是国家为

交易者提供的一个场所。汉语里的“市场”一词,也是从这里引申出

来的。同时,国家不仅为交易者提供场所,而且还会从中收取一些费

用,以便更好地维持秩序。于是,人与国家之间的交易就产生了。

在此多说两句:《周易》最初不是纯粹算卦的书,而是一本政治原

理指南。它由“经”和“传”两部分组成。所谓“经”,是基本原则的

简单列示,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易经”,但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传”的功能是对“经”作出解释,相当于一部法律的实施细则。

回到我们开头说的小资买基金和股票的问题上来,无论自我交易还

是与他人交易,总能与国家产生联系。比如,买卖过程中要纳税,是人

与国家之间的交易。再比如,股民们赔了钱,心理承受不住,在网上发

帖要求国家救市,国家会作出某种反应(如调低印花税),也是人与国

家之间做交易的例子。国家在交易中,虽然也获取了大量利益,如财政

收入,但是它的本质仍不以赚取利润为主要目的,而是向社会提供效

用。它“生产”一系列的制度与道德规范,为生存在其中的人们提供

便利,这叫国家追求效用最大化。

国家追求效用最大化,来自于家庭内部交易的启示。家庭内部交易

主要谋求长期利益,如父母省吃俭用供儿女完成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的

学习过程。经济学称其为人力资本形成的过程。

t 在中国文化环境中,“交易”一词贬义化色彩较重,好像一说“交

易”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至少是不正当的。比如,商务印书馆2005

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关于“交易”一词的引申解释是贬义的,其

例句为“不能拿原则做交易”。再往前追溯,1980年版的《汉英词典》

对于“交易”一词的解释也有“不能拿原则做交易”这一例句。众所

周知,以否定形式出现的句子,是带有戒律性质的。可喜的是,中国进

入市场经济阶段后(尽管还不是完善的市场经济),“交易”一词出现

了往中性化发展的趋势。

如果我们站在中性化的立场上来看“交易”,就不难发现:交易,

无所不在;交易,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本质。当然,交易也有质量高低之

分。高质量的交易能够提高交易者的生活质量。高质量的交易不仅为交

易者提供了良好的收益,还提升了交易者的个体品位。

又是什么决定了交易质量呢?是信息质量。信息质量又不仅仅指交

易者得到的信息的可利用程度如何,更指交易者把握信息的能力。比

如,上面所说的《周易》与《易经》和《易传》的关系,是一个既定

的信息,自古以来就有,不存在本身的质量问题。是否能够高质量地利

用它,则在于交易者的把握能力。自称“易经大师”的人,甚至连古

文都读不通,也搞不清《易经》与《易传》的关系,但愿意听他指导

命运的人则稀里糊涂给了“易经大师”卦钱。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能力

检验所谓的“易经大师”是否懂古文、是否能把《易经》与《易传》

的关系简要地讲出来。这种情况叫做信息不对称。在交易中,总是拥有

相对充分、把握信息质量高一些的一方容易获利。“易经大师”虽然不

懂古文,也不知道《易经》和《易传》的关系,但总比普通求卦象者

对《周易》了解得多,甚至时不时会冒出几句文言文来。

交易双方的信息越对称,交易越可维持双赢的局面,这就是交易需

要加大诚信因素的原因所在。特殊的情况也有,如赌博,越是信息不对

称就越刺激,信息量少、质量低的一方越愿意投入,好像自愿往信息量

大、质量高的一方白送钱似的。这是因为赌博的本质是效用超过利润的

活动,人们愿在其中体现自己的决断力、胆量,即它与赚取利润一样,

是一种个体价值的实现方式。

效用最大化是交易过程中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效用的本质是愿意

放弃短期利益来谋求长远利益。“交易”中性化后,它逐渐成为更清晰

地进行观察这个世界的窗口。

本书附赘作者写的两篇书评,其一是2004年5月为茅于轼先生

《经济学的智慧》一书做的序言,名日《他不会拉上窗帘说话》,年青

一代经济学家给老前辈的书写序,本身就是段学界佳话;其二是2009

年8月为陈志武先生《24堂财富课》写的书评,名日《富兰克林之后

的第二个例外》,此文应其出版策划人之请撰写,但因为我素来对陈教

授的文章是能见必读,因此自觉此文不算应付之作。附于本书,算是给

读者提供点消费者剩余吧!

綦彦臣

2009年9月30日定稿于绵逸书房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