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爱尔兰之行的启示

如今一提起当前的股票市场这个话题,就不能不分析一下1987年10月16日至20日所发生的华尔街股市大崩盘。1987年10月的那一周是我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不寻常的一周,整整过了一年多之后,我才能客观冷静地回顾分析,这次股市大崩盘带给我的到底哪些是让内心纷乱嘈杂的感情成分,哪些是值得我牢记在心的重要教训,我认为值得记住的如下:

?10月16日,星期五,我和妻子卡罗琳驱车穿越爱尔兰的科克郡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天。由于我平常很少度假,所以我外出旅行度假这件事本身就非同寻常。

?我甚至中途停车顺便参观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总部。通常我会特地绕路100英里去拜访附近某家上市公司以获得其最新的销售、存货以及收益情况,但是这周围看起来方圆250英里范围以内恐怕连一份标准普尔公司报告或者一份资产负债表也找不到。

?我们去了布拉尼城堡(Blarney Castle),传说中著名的巧言石(Blarney stone)就镶嵌在几层楼高的城堡顶部的护墙上,想要接近它十分费事,你必须背靠铁栅栏,小心翼翼地穿过一条一失足就会从高空坠落丧命的窄窄的小道,然后抓住一根护栏作为身体上也是心理上的支撑,才能最终亲吻到那块传说中神奇的巧言石。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亲吻巧言石的过程让人心惊肉跳,尤其是你经历了一路艰险终于死里逃生更是会感觉如此。

?我们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周末之后才从亲吻巧言石的惊恐中恢复过来。周六、周日我们分别在沃特维尔和杜克打高尔夫,驱车沿着绵延数百里风景如画的凯丽环形西海岸游览让人如醉如痴。

?星期一,10月19日,在基拉尼镇的基林高尔夫球场,这是世界上最难征服的高尔夫球场之一,让我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最后我竭尽全力才将球依次打入18个球洞。

?收拾好高尔夫球杆放到车上之后,我和卡罗琳驾车前往Dingle半岛的海边度假胜地,在那里我们住进了Sceilig大酒店,我一定是累坏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离开过酒店半步。

?那天晚上,我和卡罗琳与我们的朋友伊丽莎白、彼得·卡勒里一道在一家名为多逸乐斯(Doyle誷)的著名海鲜餐厅共进晚餐。第二天,也就是20日,我们乘飞机返回美国。

一些让我心烦意乱的小事

当然,我已经略去了一些让我心烦意乱的小事,事后看来,这些小事几乎不值一提。旅行回来一年后,你记起的应该只是西斯廷教堂,而不是你步行穿越梵蒂冈时脚底磨出来的水泡,但是根据证券市场完全披露原则,我还是要如实地告诉大家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心烦意乱:

?星期四,我们下班后动身去爱尔兰的那一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了48点,星期五我们到达爱尔兰的那一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大跌了108.36点,这让我怀疑是不是应该继续度假。

?即使在亲吻巧言石时,我所想的也不是巧言石,而是道琼斯指数。周末在打高尔夫球的休息间隙里,我还抽空给公司办公室打了几次电话,交待卖出哪些股票以及如果股市进一步下跌的话趁低买入哪些股票。

?星期天,我在基拉尼镇的基林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球,这一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又狂泻了508点。

好在爱尔兰与美国纽约之间存在着时差,我才终于赶在华尔街股市开盘几个小时之前打完了高尔夫球,否则我很可能会打得更加糟糕。实际上,从星期五开始我的心头就阴云密布,一种不祥之感持续不断,也许正是这种心情导致我在打高尔夫球时表现失常:①我的高尔夫球打得比平时要糟得多,这种情况在股市形势好的时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②我竟然连自己究竟打了多少杆都忘记了。后来那天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是另外一个数字:在星期一的股市狂跌行情中,麦哲伦基金管理公司的100万股东们的基金资产价值损失了18%,损失高达20亿美元。

这次股市暴跌让我如此忧心忡忡,以至于在去Dingle半岛的路上我根本无心欣赏道路两边的美丽风景,恍如我们经过的是天天上班路上看到的第42大街和百老汇大街。

前面我说过我住进了Sceilig大酒店后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离开过酒店半步,也许你会以为我在酒店里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其实我连个盹也没敢打。我一直在和公司总部通电话,商量应该将我管理的基金中1 500只持股中的哪些股票抛出变现来应付非比寻常的巨额基金赎回局面。公司账上的现金足够应付一般情况下的基金赎回,但是在10月19日星期一这天股市暴跌的非同寻常的情况下公司的现金量根本不足以应付突然巨增的赎回。在那一时刻,我真的不能确定,到底是到了世界末日,还是我们即将陷入一场严重的经济大萧条,又或者是事情并没有变得那么糟糕,只不过是华尔街即将完蛋。

我和同事们把不得不卖的股票都卖了。首先是在伦敦股票市场上我们抛出了一些英国股票。星期一早晨,伦敦股票市场的股价普遍比美国的要高,多亏一场罕见的飓风迫使伦敦股票交易所在前一个周五被迫停盘,伦敦股市才避开了周一的大跌行情。然后我们在纽约也大量抛出股票,大部分股票是在开盘后不久抛出,那时道琼斯指数才下跌了150点,但是后来股市就一路狂跌了508点。

我实在记不起来那天晚上在多逸乐斯海鲜馆究竟吃了哪些海鲜。当你掌管的共同基金的市值损失相当于一个小的海上岛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时,心如刀割的你根本无法弄清嘴里吃的究竟是鳕鱼还是大虾。

我们在10月20日就提早动身回家,因为上述发生的情况使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办公室。从到爱尔兰的那一天起,我就随时准备回去。坦白地讲,这些烦心事真的让我心情糟透了。



.10月股市暴跌的教训

我一直认为投资者应该忽视股票市场的起起落落,幸运的是,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很少关注我前面所提到的股市暴跌行情,也许下面这个例子就是明证,100万个富达麦哲伦基金的持有人中,只有不到3%的持有人在让人感到恐慌的股市暴跌的一周中将资金转入货币市场基金。如果你在股市暴跌中绝望地卖出股票,那么你的卖出价格往往会非常之低。

即使10月19日的行情让你对股市的走势感到惊恐不安,你也不必在这一天甚至在第二天把股票抛出,你可以逐步减持你的股票投资组合,从而最终能够获得比那些由于恐慌将股票全部抛出的投资人更高的投资回报,因为从11月份开始股市就稳步上扬,到1988年6月,市场已经反弹了400多点,也就是说涨幅超过了23%。

从10月的股市暴跌中我们可以汲取很多教训,我自己总结出3点:①不要让烦心之事毁掉一个很好的投资组合;②不要让烦心之事毁掉一次愉快的度假;③当你的投资组合中现金比重很小时千万不要出国旅游。

也许我还可以再写上好几章来告诉你更多关于我从爱尔兰之行所得到的启示,但是我确实不愿意浪费你的宝贵时间,我更愿意多写些你可能认为更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如何寻找到优秀的公司。不管某一天股市下跌508点还是108点,最终优秀的公司将会胜利,而普通公司将会失败,投资于这两类完全不同的公司的投资者也将会相应得到完全不同的回报。

一旦我想起了在多逸乐斯海鲜馆吃的是什么海鲜,我一定会告诉你。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