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一)

  我要感谢我的父亲查尔斯 D. 柯克帕特里克(Charles D. Kirkpatrick)先生。自20世纪50年代起,他就是美国富达投资有限公司(Fidelity Investments)的投资组合经理。我14岁那年,他有一次让我帮他完成一幅图像的新数据输入。从那时起,他正式引领我跨入了技术分析之门。1968年他退休前,他手头上管理基金取得的效益是全球最好的。

  我要感谢美国市场分析师协会(Market Technicians Association)。正是这个团体,让我结识了很多一流的创业者和技术分析从业者。我特别要感谢市场分析师协会的职员卡桑德拉·汤斯(Cassandra Townes)和玛丽·彭萨(Marie Penza)。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使用市场分析师协会的数据库方便多了。

  我要感谢刘易斯堡学院工商管理学院(Fort Lewis College 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前任院长斯基普·凯夫(Skip Cave)先生。我曾协助他完成技术分析这门课程的授课任务。同时,我在著作本书期间,凯夫先生还向其他教材作者引荐我。经他牵线搭桥,我结识了该院助理院长罗伊·库克(Roy Cook)等人。我在撰写本书初期进行相关调研的时候,凯夫院长还特意为我安排了校内办公室。他的支持,对我是莫大的鼓舞。

  我要感谢刘易斯堡学院工商管理学院前任院长托马斯·哈林顿(Thomas Harrington)先生。他非常慷慨,让我留在学院办公,允许我有使用学院图书馆的特权,并邀请我继续担任技术分析课程的主讲教师。

  我要感谢刘易斯堡学院工商管理学院BA317班全体同学。作为我教学法的实验对象,他们求知若渴、勤学好问,提出的见解发人深省,我也因此获益良多。

  我要感谢我在费城证券交易所(Philadelphia Stock Exchange)的朋友和同事,尤其是交易所前总裁温尼·卡赛拉(Vinnie Casella)先生,他的指导让我更快地了解了市场运作的内部规律。

  我要感谢培生教育出版集团(Pearson Education)的全体工作人员,他们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我要特别感谢执行主编吉姆·博伊德(Jim Boyd)先生、编辑助理帕梅拉·博兰(Pamela Boland)女士、作品编辑贝特西·哈里斯(Betsy Harris)、文字编辑凯伦·安奈特(Karen Annett)以及所有一直默默无闻奋战在出版事业一线的人们!

  我要感谢菲尔·罗斯(Phil Roth)先生和布鲁斯·卡米奇(Bruce Kamich)先生。两位都曾任市场分析师协会的会长。他们是职业技术分析师,也都曾是纽约州各大高校技术分析课程的兼职教授。他们参与了本书的编辑,并给我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

  我要感谢我的合著者朱丽叶 R. 达尔奎斯特博士(Julie R. Dahlquist)和她的丈夫理查德·鲍尔(Richard Bauer)先生。两位教授都是学界精英,在著书的过程中,他们的见解独到,让人钦佩。

  我对我的妻子艾丽充满感激。我有幸与她生活,我们一起已经走过了48个春秋,她给我的爱和包容无人能及。

  我要感谢我的孩子们—艾比(Abby)、安迪(Andy)、拜尔(Bear)和布拉德利(Bradlee),他们的爱和支持一向是我前进的动力。

  我还要感谢我的孙子和孙女—印第安(India)和米拉(Mila),虽然他们年幼,还不会为本书的成稿提供任何建设性的意见,但是我愿意在这里提一提他们。

  最后,我要感谢所有在我的成长过程以及技术分析生涯中帮助、支持过我的人们。你们对我不吝赐教,热心与我探讨、交流市场的问题,这样的友谊和帮助我没齿难忘!

  小查尔斯 D. 柯克帕特里克

  美国缅因州基特里市

  (二)

  本书的面世仰仗很多人的帮助和支持。在一次市场分析师协会领导人会议上,我有幸得到弗雷德·迈斯纳(Fred Meissner)的引荐,让我认识了本书的合著者查尔斯。我和查尔斯曾在多个项目上合作过,并一起就职于市场分析师协会教育基金董事会。在他的提议下,我们达成了合作本书的意向。查尔斯是一位出色的作家和合作者,他积极乐观、耐心随和、做事专注。能与如此博学的学者共事,我深感荣幸!查尔斯有宽广的胸襟,讨论问题时他知无不言、亦师亦友。在撰写本书的过程中,我受益颇多。

  本书成稿的过程中,我与美国德州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金融系(Department of Fina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San Antonio College of Business)的教职员工共事多年,这是我人生中非常有意义的一段经历。我要特别感谢基思·费尔柴尔德(Keith Fairchild)、卢拉·米斯拉(Lula Misra)和罗伯特·伦格尔(Robert Lengel)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培生教育出版集团员工团队的敬业和专业意见给了我和查尔斯无限的灵感,对于本书的最终面世有着非凡的意义,在此一并对吉姆·博伊德先生(Jim Boyd)、帕梅拉·博兰女士(Pamela Boland)、贝特西·哈里斯(Betsy Harris)、凯伦·安奈特(Karen Annett)及其他所有培生人的专业精神和辛勤耕耘表示感谢,谢谢他们的鼓励、关心和为本项目所做的努力。



.  我的爱人理查德·鲍尔(Richard Bauer)对我的帮助和支持远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本书有关统计学基础内容的附录部分由他执笔,他为本书诸多观点提供了第一时间的反馈。他在读完本书初稿后,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话虽如此,他对我的支持不仅仅是技术和专业上的。当我忙于伏案撰稿时,他对整个家庭的付出让我无后顾之忧,他的支持让我能安心出差与查尔斯面谈著书的细节问题。能有他一贯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舞,我三生有幸。

  上苍很眷顾我,我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是我快乐和灵感的源泉。在本书长期的撰稿过程中,孩子们对我包容理解,充满关怀。他们也时常提醒我工作劳累时,也需要放松、开怀和家人的拥抱。与我11岁的儿子赛普讨论证券走势图,可谓是本书成稿过程中最独特的经历了。与我们家未来的大作家、14岁的女儿凯瑟琳一起在文字的海洋中漫步,也让整个撰稿过程充满了乐趣和全新的发现。

  朱丽叶 R. 达尔奎斯特博士

  美国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