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第10版序言第10个里程碑63年了。距《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一书初版面世已有63年之久。如今,本书仍是技术分析学派的镇山之作,有如一棵参天巨木,四季常青,岿然不动。现在,我们迎来了本书第10版。在新千年里,我们修剪原书中过时、有误的部分,深挖作者极富远见的想法,推出了全新的一版。

为了达到上述效果,我对原书内容进行了删减和简化,使其更符合现代市场环境。我知道现在还有一些人习惯于手工制图。当他们偶然在阁楼里发现特克尼普拉特(TEKNIPLATTM)半对数坐标纸时,内心会一阵狂喜,就像旅客在沙漠中看见了绿洲。

但这些人只占所有交易者的1%。其他人制图时,都会选择软件、电脑或互联网。(见第8版前言中“有关性别”的内容。)手工制图新手可以选择阅读本书的第8版和第9版。我还删去了原书有关“综合杠杆”的章节(第7版的第42章和第8版的附录A),因为在现代市场环境下,这些内容显得过于抽象、烦琐,更不用说该概念是在手工制图分析的基础上展开的。但我认为该概念仍然有效,因此尽量概括介绍了迈吉的原文。读者可以在本书的第42章找到相关内容。让我重复一遍:迈吉的思想和著作早于许多现代组合管理和波动性理论。在趋势分析和风险方面,现代组合理论仍然没有追赶上迈吉的脚步。上述信息都可在前几版中找到。

我将上版书最难读的一章,即第4章,移到了附录A。在这一章里,爱德华兹对道氏理论的实务操作进行了极其细致的描述,令不少读者望而生畏。现在,强调细节的学习者可以在附录A中读到相关内容,而普通读者就不用硬啃这些内容了。

很多批评者强烈反对第7版中第16章的内容,我在第9版中将其移到了附录。这章介绍的是使用量化技术分析手段分析期货和衍生品。批评者认为这些内容过于肤浅。更重要的是,这些内容和本书主题无关。本书介绍的是图表分析,而不是统计程序和指标,后者完全是另一个学科的内容。有关统计程序和指标,读者可以参阅墨菲(Murphy)、柯克帕特里克(Kirkpatrick)、考夫曼(Kaufman)的著作。我将这章内容和其他与两位作者写作意图无关的内容都删除了。

在此,我引用本书第8版前言的一部分:

有关“过时”的解释对于长期交易成功知之甚少的批评者认为“1929年的市场状况”或“1946年的历史图表”和新千年的市况完全没有关系。他们会指出AT&T公司早已转型;如今市场上已经没有纽黑文铁路公司这只股票;很多图表所展示的公司早已消失。但这种看法忽视了图表的象征意义。图表展示出的人类行为会重复出现,可能明天就出现在一只名为today.com或是willtheynevergetit.com的股票上。更重要的是,这种看法忽视了历史图表对于当下交易的重要性。在此,我引用杰克·施瓦格在《新金融怪杰》一书中与阿尔·韦斯的对话:“你在做图表研究时会回看多久的历史图表?”回答:“这要看特定市场和可供研究的图表数量。如果是粮食市场,我能追溯到19世纪40年代。”“真的有必要回看那么久以前的图表吗?”回答:“当然了。长期图表分析的一个要点就是认识到市场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表现。辨识出这些重复出现、不断演变的长线形态需要大量的历史数据。认识到你正处于经济周期的哪个阶段,比如是通胀期还是紧缩期,对于解读图表形态至关重要。”

有关原文和修订内容本书的忠实拥趸(以及怀疑派)可以在本版找到爱德华兹和迈吉几乎全部的原文,包括他们的图表及图释。我重新整理了第5版之后的所有编者评注,并相应标明了评注来自哪一版的编辑。

考虑到现代科技发展和市场状况,当编辑认为有必要增加更新时,编辑会在这些内容前加上“编者按”。(编者按一开始是第8版编辑采用的方法。)所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更简洁、更清晰的新版著作。这一版可读性更强,也更易于使用。原作的优点都得到了保留。在此基础上,我增加了一些内容:迈吉的基准点法(见第28章)和组合控制与风险(见第42章)。

此外,我也听取了读者对于本书的手工图表的批评意见。这些手工图表是本书精华,也是技术分析的要义。它们也适用于现代市场,这一点毋庸置疑。我可能过于老派了,所以我决定将本书的一部分手工图表上传至http://www.edwards-magee.com,同时在该网站上展示计算机根据同样的数据画出的图表。怀疑者可以自行对比两种方法。读者可以在http://www.edwards-magee.com/manualcharts.html找到这些图表。

互联网极大地扩展了我们的能力,且操作十分简单,因此我们没有道理弃之不用。图9-2和图9-3需要用大图分析。读者可以在http://www.edwards-magee.com/supercharts.html上找到这两幅图。

我强烈建议读者阅读第8版和第9版的序言。我在本版序言中省去了之前两版序言的编辑惯例内容。

W. H. C.巴塞蒂(W. H. C. Bassetti)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第10版致谢本书的编写得到了太多同事和朋友的帮助,因此作者很容易陷入奥斯卡演讲症—无休无止地感谢给予过帮助的人,直至观众再也无法忍受,将获奖者从台上拖下去。所以,尽管我的父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