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20 世纪90 年代,为了骑行世界上最长的公路泛美公路,茱莉亚和我将1989 年产的BMW R 80GS 海运到了美国。此行终点设在泛美公路终点:阿根廷乌斯怀亚的火地岛。时间距离现在不过15 年有余,但当时没有手机、没有卫星电话、没有GPS,只有一个叫做“e-mail”的新玩意。搜集关于泛美公路的骑行资料就花了不少工夫,高品质地图不容易买到。经过一番努力,我们和《BMW 美国车主杂志》取得联络,回信中有一封信函告诉我们“墨西哥危险,切勿前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容易令人止步,我们本来可以骑到墨西哥就算了,但是我们的好奇心战胜了忧虑。我们虽然不是第一个骑行泛美公路的人,但此行对于我们的摩托车长途探险而言,意义却非同小可。

摩托车长途探险和“舒适”基本毫无关系。探险就包含着风险,因此旅行的结果、身处的境地皆不同寻常,远在日常的安全区之外。

摩托车长途探险绝少不了暴土扬尘的砂石路,但是从阿拉斯加到阿根廷帕塔哥尼亚高原的公路几乎全程铺好了沥青。即便如此,行走这条路线的人还是可能遇到哨卡的纠缠、秘鲁境内的地震、与羊驼发生交通事故或是因为走错单行线而被荷枪实弹的尼加拉瓜警察讯问一番。所以,此行仍是一种探险。

你的行程甚至有可能受阻于政治事件。我们在厄瓜多尔就被一场政变困住,暴力事件发生时我们不得不和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摩友们一起转移。没有砂石路,但这就是探险!砂石路对骑士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偏僻而人烟稀少,环境自然,陌生的各种地形引人入胜。地图上所谓的“道路”,比如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公路或者青藏高原上的公路,路面情况变化无常,飞沙走石,氧气稀薄。

如上道路在其通过的区域往往环境相当之恶劣。沙尘暴、被雪覆盖的通道、湍急的河流、泥石流等常有发生。基本的遮蔽物、燃料、饮水和食物都不容易获得,没有“外国人专区”“外交餐厅”或“波西米亚西点”、网吧,没有背包客客栈。当需要修理摩托车、急火心中烧而又无法和当地人沟通的时候,考验的不仅是骑行技术,还有谈判、解决问题的技巧以及保持微笑的能力。这些这样的经历是伟大骑行中的一部分。本书将会介绍那些最为引人入胜的长途骑行,我们有幸也骑行过其中一些路线。这些骑士、探险家们的故事也许是你梦寐以求的,有的甚至你前所未闻。本书既有经典的长途路线,也提到了偏远地区的小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骑上车、向地平线出发的。但只要心中有梦想就能向着目标前进。路在何方,就在脚下,你几时出发?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