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花卉的书可能会热衷于说教和发号施令,满篇都是条条框框、描述技巧的复杂短语以及一颗亮晶晶的野生浆果薄皮上精确的红色阴影。要写花卉而又不落入同样的陷阱绝非易事。我希望自己所写的书既富有表现力也有原始热情,不仅可供花艺师和创意专家参考,而且可以帮助那些一心想把花卉带进自己家中愉快地以高超的方式加以设计的爱花者。

这本书中有在不同的室内环境下拍摄的花卉植物、漂亮的花器和天然艺术品。对我来说,解释一下为何会在书名中选用“大师级(masterful)”这个词(因为有人会对如此膨胀的一个词表示质疑)以及我的用意何在至关重要。许多质朴有序的事物(英国花园、法国菜园甚至是东村离我办公室最近的街角杂货店外面一排排整齐的郁金香)都能给我带来启示,然而静物画,尤其是意大利和佛兰德古典大师的静物作品才是我最主要的灵感来源。

我喜爱那种艺术家脑海中充满幻想时创作出的静物画。其中的一笔一画都经过深思熟虑,那些不可能与自然为伍的因素并肩坐在烛光餐桌上。那只熟练的画家之手把毫不相干的元素汇集在一起,瞬间操控着它们,捕捉住这些生机勃勃之物中的自然之美(其结果便是真实和永恒)。

可是我们如何才能用花卉和花艺来获取这种炼金术呢?那就是以画家的方式来分解花卉静物作品。创作花卉静物作品之时,色彩、构图、动感、造型和材质是要考虑的五项基本原则。我把这些重要的主题分为不同的章,以描述和实践相结合的方法来分享我的知识、经验和情感。

必须注意的是,这本书中所有的花品皆可再创作。除一两个品种之外,这些花品所用的花材都可以在花市上买到。我并没有去某个传说中的花园或位于荷兰的遥远温室去摘花,而这些样品也不会只在某个特定的时候才能获得。我与花卉之间的关系近乎于同食物之间的关系。我不喜欢那种厨师大讲烹饪法的食谱,虽然书中的美食图片令人垂涎,但是所有的食材都来自国外且无法找到。这不是我的风格。我并没有在森林中四处搜寻或者跟遥远之地的园丁建立绝密关系。这些花品全部可以复制,而这些花材在各地的花市上均可觅到。

我的花艺设计方法向来有点非正统。我观看花卉的方式不同寻常,每当我把互斥的元素结合进作品时,就会感到快乐无比。转瞬之间,我的审美观会从修道院的别致移至凡尔赛宫的庭院。

有时我会把一朵花儿比作一个任性的少年,那是因为每一朵花儿都具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优秀的作家兼园林设计师维塔·萨克维尔-韦斯特(Vita Sackville-West)写道:“我认为人们应该以富于想象力的方式来观看花卉,以便从中获得最充分的享受。”我同意这个说法。我看到一根弯弯的杏花枝时,凝眸处是一个柔软的玛莎·葛兰姆(Martha Graham)舞者雕刻一般的背影。一束活泼的郁金香看起来就像一群身着节日盛装的、兴奋的福音歌手。每一朵花儿、每一株植物都具有个性,赞美它们吧,无论它们完美还是不完美。结果,完美被抬得很高,这令我感到非常厌烦。令生活(自然)中的事物变得趣味盎然的恰恰是笨拙和缺陷。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