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人无法独自生活。然而,这不过是事实的一部分而已。

总有些人令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无法接受,还招人反感,恐怕你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吧!有时,那人还曾经是你非常信赖和重视的人。彼此曾把对方看成是最佳搭档,但一时的热情冷却过后,却最终变成让人厌恶和反感的关系,这样的例子也是数不胜数。

一旦心里开始有所抗拒,形势就难以逆转。一旦厌恶或者憎恨的感觉在内心深处萌发,再想要根除就会困难至极。而且,抗拒感一旦超过极限,那么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接受对方。只要接近对方,就会倍感痛苦。心理上的抗拒甚至会触及生理层面,光是看到对方的样子,听到对方的声音,身体就会僵硬,浑身起鸡皮疙瘩,感觉不舒服,连肠胃都会难受起来。

这种情况跟我们称之为过敏的身体排斥反应非常类似。那种引起过敏的物质,我们称之为过敏原。一旦产生过敏,只要过敏原不消除,身体的不适症状就会一直存在。一些人以为忍一下就好了,但是一直忍下去情况不但不会变好,反而会越来越糟,最后连日常生活都无法继续。

同样的情形也会发生在本来彼此依赖和相互支持的人身上。人只有在群体中才能活下来,但当对他人产生拒绝反应时,生活就会陷入各种麻烦之中。

比如,所谓“刺猬的两难”的人际纠葛。人无法不依赖他人而生活。但是,离对方的距离越近,就越容易产生不同程度的抗拒反应。从焦虑和不满开始,然后发展成责难、攻击、说坏话、捉弄、欺凌、吵架,甚至动粗。各种摩擦和冲突导致的结果是既害了对方,也伤了自己。

不要误以为刺猬竖起身上的刺就是为了对抗外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在拒绝他人的时候就像是竖起刺的刺猬一样,就连身边的朋友都会遭殃。而被刺痛的朋友在愤怒之余,为了保护自己也会竖起刺来。这被称为攻击行为,是因为当事人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发起了攻击。

或许你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不久前还很亲密,甚至萌生爱意的人,因为一点小事而闹得不愉快,转而无法原谅对方。这种抗拒反应的开关一旦开启,每次接近这个人,就会感到厌恶和愤怒,就像被触到痛处一样,别无选择,只有忍耐或远离对方。

这种例子比比皆是。起初相处不错的上司和同事,逐渐有了摩擦,最后反目成仇。恋人或夫妻关系变差,最终难以忍受对方。比起与人为伴,倒不如一个人来得轻松快活。无法从心底相信他人,进而难以与人交往——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遇到的诸多困难,大多起源于此。

这种对于他人过度的异物认知和心理抗拒,我称之为“人际过敏症”。

无论是想与他人和谐相处适应社会生活,还是希望和同伴之间保持关系稳定,又或是想拥有安心幸福的美满人生,人际过敏症都会是很大的障碍。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鲜少有人提及人际过敏症,更别说进行与此相关的系统性研究了。

随着对身体过敏反应的研究与日俱增,我们已经解开了其中的很多奥秘。相比之下,心理过敏症的研究无论在质或量上都相当欠缺。这是因为人们习惯于把讨厌对方的原因归于他人,这种观点束缚了相关研究的展开。但是,如果从人际过敏症的角度来看,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根据我27年的临床经验,容易产生人际过敏症的人,对任何人都同样容易发生过敏。换言之,无论对象换作谁,公司换过多少家,都会发生同样的情况。即便周围的人再怎么变化也都没有用。真正应该改善的是当事人自己。

如果抱着这样的观点,就会明白人类的苦恼大多源于人际过敏症,并且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在对抗人际过敏症。

本书不仅参考了前人累积的研究成果,还融入全新的观点和发现,希望能更加切中现代社会中蔓延的人际过敏症的病理本质。如果本书所提出的观点或对策能为希望克服这种病症的人指明道路,那就令我再高兴不过了。

为了便于读者理解,本书给出了大量的具体案例,其中既有名人的,也有普通人的,都是根据实际案例编辑改写而成,请勿对号入座。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