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无论研墨作画,还是从最基本样式开始的针线活儿,抑或是学点儿最简单的木工,哪怕像我一样,兴致来时,下单一套木工刀具,只为雕两只精美的南瓜灯给万圣节凑趣……不都是北京冬天有趣的打开方式吗?

新酒上市的周末

冬之闲趣

婚姻是个储物箱

金色时刻

你相信命运吗

世间相遇

新年快乐

一招险棋

夜游

投掷前任比赛





对于生活在北方的人们来说,春分时节尚不敢把厚重衣服尽数收纳箱中。只有进入四月,才能坦然迎接熏然欲醉的桃李之风。杏花春雨,桃花春色,红深红浅之间,阳光烘暖了衣衫。也许春天的每一次明眸善睐,都是历经千古,辗转而来。

幸福未满

燕子来时,春风浩荡

狗主人的猫罐头

怀念一些名字

口红怀古

男女间的误会

可爱的骨头

心之魔法

一餐饭





微凉的一股小风从柿子树的梢头俯冲下来,好像一哨微型轻骑兵,攻陷了领口袖口,我身上松垮的衬衫顿时被风胀满,PP也在斜阳中忽然凝神,耳根微微竖起。我随她一起侧耳倾听,一起点数着狗粮颗粒落进不锈钢饭盆的哗哗脆响,这一勺,至少有四十粒!

陌生人的美意

我从城中来

花园奇遇

不用上班的下午

暑假安住心中

城市流浪者

忽然一日

大暑,宜深宅,宜会友

旅行,像风一样

捡到一个好朋友





习惯和泥土、自然打交道的人充满朴实的智慧。刘工随手摘下一些柿子,“你看,需要离开点儿距离。”但是,多远的距离才算是合格呢?当然,和果树一样贪恋成功的还有人类,我们就是不明白,若不做取舍,最初的果实也会成为最后的灾难。

那个折叠的北京

敦煌敦煌

负伤

距离

第一课

城南旧事

所谓幸运

爱的文身

梦的钥匙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