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首先,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在一次油画棒活动中,我用油画棒画了一幅梵高的《向日葵》,突然有个学员站在我身后,摇摇头跟我说:“老师,我觉得你没有梵高画得好。”我连忙说:“那当然,世界上有哪个人敢说自己画画比梵高好。”

还有一次是在油画棒莫奈专场,活动结束后半个月,其中一个来宾突然发微信给我,说因为我,让她心情很不好。我马上道歉说,那真是我不对,同时接着问,发生了什么。她说自从临摹莫奈之后就很郁闷,因为怎么画,都不能跟莫奈画得一模一样。我说那你知道为什

么莫奈不画油画棒吗?可能他用油画棒,也画不了那么好。当然,这是句玩笑。

不过可能有人会问了,既然我们都不能画成大师那样的作品,为什么还要去临摹呢?首先,大伙一定要记住,我们临摹别人,不是为了成为别人,而是为了发现自己。我们看梵高的画,看莫奈的画,目的在于学,而不是仿。

有不少学生都在问我,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好老师,我怎么判断我们那个城市的培训机构好不好。我不知道各位的培训机构怎么样,但是我知道,最好的老师其实就在我们身边,那些世界顶级绘画大师的作品就在眼前,许多人却视而不见,整天还为无师指点而苦恼。临摹大师的作品是学画路上最重要的学习过程。不光我们临摹大师,其实大师也在临摹大师。达•芬奇研究过乔托的透视,维米尔研究过卡拉瓦乔的光,莫奈研究过透纳的色彩,梵高一生忠于临摹米勒。德加为了提高表现力,多年在博物馆内临摹安格尔、提香、荷尔拜因等名家的作品,他还远行去意大利临摹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的作品。从文艺复兴到印象派,再到现代绘画,他们就是这样一路研究别人,一路发现自己。

临摹大师,或许是学画之路最立竿见影的好办法,会直截了当地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不过大多数人临摹画都有个误区,没有以研究为主,只为了临“像”。

其实临摹早就是中国画教学的主要内容。公元五世纪,南宋的谢赫在总结中国画的“六法”时,把“传移模写”列为学习绘画的方法之一。临摹不是简单的复制,目的是“学”而不是“像”,不在于临摹得“真”而在于理解得“透”。

还有人说,那我多看看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临摹才行呢。很抱歉,还真是非临不可,看画再认真总还是脑子和眼睛的活动,是不可能太具体,甚至可能是粗略的。只有动手临摹才能非常具体地接触到每一个小环节,才能体验大师的创作过程,才能具体发现大师们的高明之处,找到奥妙所在。

临了才会恍然大悟,知道大师们是如何观察对象,如何理解结构,如何深入,如何概括和提炼,如何处理和表现。这个过程会使你如梦方醒!

所以我劝各位,多临摹大师的作品吧,这个过程让你明白什么是高,什么是贵,什么是雅,什么是美。

路正先

2019 年夏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