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到任何地方都有一个爱好,就是狂书店买书。最近我经常在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的书店里看书和买书。我惊喜地发现,在它们的书店里有东方管理方面的著作,例如,在麻省理工学院的COOP书店里,很显眼的Best 0fBusiness的书桌上就摆放着《关系》、《孙子兵法》等著作。在美国Cambridge这个世界最著名的大学区里的其他书店,也有《周易》之类的著作。而且很有意义的现象是,介绍这些东方经典的人主要是美国人,表明一些西方有识之士确实在关注东方管理文化,他们已经在做一些会通工作了。

“中”与“西”的关系,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复杂问题,会通是一项非常

艰难的工程。

我原来学习医学,知道中医与西医的关系复杂。中医和西医两个系统是不同的理论体系,一些中医与西医互相瞧不起,提倡多年的中西医结合,实际上收效不大。

后来学习心理学,跟一些心理学家深入接触后,发现对西方心理学非常熟悉的台湾大学杨国枢、黄光国和香港大学高尚仁、杨中芳等人在积极推进心理学的本土化工作。他们强烈地感觉到,不能简单地利用美国人的理论来研究中国人的心理和行为。尤其是在芝加哥大学和耶鲁大学系统学习和研究过心理学的杨中芳博士,她对中国心理学的本土化的热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后来学习经济管理,发现东西方管理学在理论与方法上同样有很大的区别。

尽管我们中国人表面上提倡中庸之道,但是,近现代以来,在对于西方文明和西方管理的态度上,总体上来看一向是走极端的。鸦片战争前的清朝皇帝、士大夫和一般国民,真正把自己看成世界的中心,把欧美等国家及地区看成不开化的蛮夷之地。鸦片战争后,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一味崇拜西方文明,把美国、英国作为真理、‘先进的代名词,编写管理学著作时也是照搬西方的管理学原理、思想、方法、案例等。可喜的是,国内少数学者已经意识到东方有着丰富的管理学思想,在编写管理学著作时也开始介绍东方管理思想了。

实际上非中庸、走极端的态度和做法对国家、社会和个人都有很大的破坏作用。清朝长时期的夜郎自大、因循守旧、盲目排外的国策,现在的人看来会觉得不可思议。例如,乾隆中叶,原来的四口通商改为只有广州一口通商。法令规定,不准中国人出洋,不准“夷商”在广州住冬,不准“夷商”购买中国书籍和学习中文。据张德昌1935年在《清华学报》上发表的《清代鸦片战争前之中西沿海通商》一文介绍,一个名叫刘亚匾的中国人,因为教外国商人学习汉语,于乾隆二十四年被处以斩首的极刑。清朝能够出现这种案例,是有思想基础的。宋朝石介是这样解释什么nq做中国的:“天处乎上,地处乎下,居天地之中者日中国,居天地之偏者日四夷。四夷外也,中国内也。天地为之乎内外,所有限也。”清政府闭关锁国、夜郎自大的结果是在鸦片战争中被打得惨败。

近年来,一些人走向另一个极端,以为西方的月亮都比中国的圆,主张全盘西化。他们对于中国传统的、民族的、自己的文化,缺乏自信,感到自卑。大学生的许多宝贵时间不是花在学习新知识上,而是花在学习外语上。在有的大学里,一些人为照搬西方的管理学原理、思想、方法、案例等行为感到自豪;在以培训高级管理人员为主要取向的EMBA招生广告宣传中,商学院互相攀比谁请的外国教师多。然而,中国真实的管理工作,很少是简单利用西方管理功夫就能取胜的。

洋务运动从结果来看是失败了,但是洋务运动的一些思想理念还是很值得我们重新认识、分析和借鉴的,例如中西会通的主张就值得学习。具体如何会通是技术问题。

因为身兼大学管理学院教师和咨询公司总经理,平时经常和担任领导职务的人打交道,我们平时相见交往时经常会谈及管理理论与管理实务的关系。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在实际的管理工作中,主要以能否解决现实问题为导向,很少区分影响自己行为的理念和理论是属于东方的还是属于西方的,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也就是说,人们在从事管理工作时,以是否有用为标准,自己已经把诸多管理理论和方法会通了。

把管理学的知识分门别类,是为了教学和研究的方便。在实际管理工作中,人们对管理学的分歧、流派关注很少,重点关注如何能够解决现实问题。

因此,我们认为,不管什么理论,什么模型,如果要有效地指导管理实践,都必须根据当时的需要进行会通。

我们主张中西管理会通,同时又要注意中西管理在理念上、方法上有许多区别。有人对东西方文化有差异、东西方管理文化有差异持疑议,认为信息社会时代世界已经是地球村了,“东”与“西”没有什么差别了。我们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因为差别是客观存在着的,不要说东方与西方有差别,就是一国之内,地方不同,文化也有差别。东西方管理文化之间的差别是客观地存在着的,我在2000年出版的《东方管理学》一书里根据国内外众多专家学者对东西方文化差异的研究成果进行过整理,罗列出东西方管理文化之间的100多处差异。前不久我们上海交通大学主办的全球商学院院长论坛的主题就是“东西方领导文化”。

有差异,才有会通的必要。

我们主张坚持求同存异、优势互补的原则进行会通。

我们认为,在管理工作中,从行为、过程和结果来看,最重要的是关系管理、心理管理、绩效管理、谋略管理、适应管理。这五项内容,利用五行学说来分析,可以概括为五行管理模型。五行理论把自然、社会和人看成一个有机联系的系统。谋略管理属木,心理管理属火,关系管理属土,绩效管理属金,适应管理属水。五行之间有着复杂的生克乘侮关系。

“中西管理会通丛书”从关系管理、心理管理、绩效管理、谋略管理、适应管理等角度出发,利用东西方管理语言,对错综复杂的管理现象进行分析。

“中西管理会通丛书”融知识性、趣味性、实用性于一体,《关系管理》探讨如何协调与多种利益相关者复杂的关系来达到动态平衡;《心理管理》探讨管理如何“从心出发”,调动被管理者的积极性,提高管理的实际效果;《绩效管理》探讨如何从整体观念出发,系统地实施绩效管理;《谋略管理》探讨既要“兵不厌诈”,又要诚信经营之道;《适应管理》主要探讨在不确定的时代里如何有效地开展管理工作。

六本书是一个整体。《心理管理》、《谋略管理》、《关系管理》、《适应管理》、《绩效管理》分别是五行管理模式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管理要务》这本书,既可以看成是全套丛书的导论,又可以看成是整套丛书的总结与提炼。

虽然这套书从召开第一次讨论会到现在已经有五年多时间了,中间具体讨论、沟通多少次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因为本套丛书涉及的内容复杂,参加编写的人员较多,编写人员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加之一些管理问题比较敏感,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做,不能说,所以,本套从书肯定有许多需要进一步完善之处。

我们在编写本套丛书过程中,参考、引用了大量前贤的案例、思想和文字;关于本书的案例,我们尽量使用自己原创的,但是本书中有些案例及文章也引用了部分优秀文章。我们力尽所能地与作者进行了联系,一些未能取得联系的作者,请见书后速与我们联系,以便我们支付相应的报酬。对这些优秀的作者,我们再次表示诚挚的谢意!

真诚感谢苏东水教授、王方华教授、燕国材教授、王米渠教授的指点和鼓励;感谢编委会和作者们智慧报国的崇高精神;感谢上海交通大学和慧圣咨询公司同事们的团结互助;感谢我们为其提供咨询与培训服务的机构,他们使我们知道了很多真实的管理之道。

带着会通的心理,我最近发现,在某种程度上,目前有些美国入学习和运用中国古人提出的天人合一、保护自然等思想比当代部分中国人更认真和实在。另外,中国一些企业在量化、实证等方面的管理水平超过了一些美国公司,例如中国上海的地铁,在硬件和软件管理上都比美国著名的波士顿强很多。

越是学习思考,越是深入管理实践,就越是感受到管理学的复杂。真诚希望大家对我们的探索提出意见与建议,大家共同为丰富和发展管理学科作贡献。

彦页世富

20cr7年9月



按 Ctrl+p 打印本页】【关闭